首页 > 攻略  > 喀纳斯

北疆之行

2017-12-18|393 0
分享到:

其一 到站

九月三十日是长假的第一天,还来不及卸下三季度任务冲刺满身的疲惫,就背上了大大小小三数个包裹,踏上了前往新疆的旅程。飞机晚点,快晚上八点钟才到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两个小时的时差,这里的天还透着微微的光亮。接站的蒋师傅举着“张响”的牌子,微笑在人群中,皮肤粗糙又黑褐,嘴很大,带着一股纯朴的热情。一路到住宿的地方,汉庭酒店,我知道接下来的三天住宿条件会很抱歉,所以很珍惜这次洗热水澡的机会,冲了一遍又一遍。这里的人们作息时间是和时差相适应的,晚饭要到晚上九十点钟来吃,我们一行人跟着司机吃了点烤串,这种东西平日里吃的太多了,很难吃出不同的风味来,啤酒更是其淡如水,还不如卡瓦斯劲大,草草吃完,就从小摊上撤身了。走在回酒店的路上,感觉乌鲁木齐这个城市的心脏就在脚下脉动,我尽力吸了几口气,想潜心去体会这个城市,哪怕只是气味,得出的结果是:和北京没两样,一股干燥的气流杂糅着每个都市都有的无味之味,我很失望,我想像在厦门一样,闻到一些不同的气息,厦门是海味,这里呢?就算是羊膻味也可以啊。回到酒店,一时无话,大家也就各自休息了,毕竟明天要从乌鲁木齐一路开到700KM外的可可托海,开车的、坐车的,都要储备好充足的体力。我们的生物钟还是北京牌的,很快就迷迷糊糊了,我在解手的时候凑到窗户向下望一望,霓虹灯打出的是闪亮的“马兰”二字,应该会有好吃的牛肉面吧,我想。那么,晚安,乌鲁木齐,晚安,北京。

其二 始动,心虚之旅程

早上八点就出了门,稍加换算,实际上是乌鲁木齐时间早上六点,淋着雨的天空有一抹不痛快的灰。果然在“马兰”下面的面馆吃了早饭,清汤牛肉面的滋味相似到我闭上眼以为回到了五十中旁边的道好味,祛一祛阴寒算是对味道的一点补偿,把筷子横架在碗上,向手心呵一口热气,是该出发的时候了。城里的阴雨依然不断,我们的汽车顶着风开到了吐乌大高速上,雨水尽情泼洒到前挡风玻璃上,我坐在副驾驶位置,嘴里含着酸三色,表情想必是近乎麻木的——人心虚的时候大概就是这样子。我的心虚不是没有道理的,坏天气加上新疆五步一照十步一眼的交通安全监控网,700KM外的可可托海简直遥不可及,在抵达一处让我安心的中转站之前,酸三色是不能停下来的。

黑云压城,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过了阜康,又过了滋泥泉子镇,新疆之广大以及气候之多变总算是展露了她的一角容颜,随着车头向北,216国道在天边近乎无限的延展开来,即使被比例尺冲淡了曲曲折折,这条公路的笔直也会为行驶在其上的任何人所发现,乌云掀开了大地的一方被角,灰白色的日光开始洒下来,一种坚定的情感突然萌生在胸间:我们出发了,我们将会抵达。

216国道在天边无尽延伸

时间一分一秒消耗在路上,没有比新疆这个“疆”字在贴合地理的了,“广”“垠”只能见其辽远,而不见其荒瘠,简单的植被覆盖着开裂的土地。穿越过班古通斯特沙漠,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无人的气息,如果天上下来一双逮蛐蛐的大手,我们这辆车也许是他唯一的猎物。车辆继续前行,悄悄驶过了一半路程,黄沙与戈壁冒出了浅浅的草茎,乌时下午两点的气氛也带有那些懒洋洋的况味。行程既然过半,原本悬起来的心也就降了半旗,我们在一处车驿吃了便饭,车开的也慢些了,大家在车厢里有一搭没一搭说着笑话,却不知道下面的路程才愈加艰苦。时间记不大清楚了,总之我们在天还未黑的时候抵达了富蕴县,距离我们的目的地——可可托海已经不足100KM了,山路的入口有警察在盘查,叮嘱我们上山时速不能超过20KM/H。事实证明,即使我们想要超速,也是不大可能的,山上的雾浓的像有妖怪出没,雾化的雨湿滑着车轮(偏偏我们的刹车出了一点点小问题,酸三色又遭殃了),这样一点一点蹭着过了山的高处,司机和我们的精神都已经透支,强撑着找到一处便于停车的地方稍作休整,天气冷的蚀骨,厚衣服们纷纷从包中被解放出来。

湿滑陡雾

来时路和我们的座驾

一路蹭着前行,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抵达了可可托海镇,绕过两座清真寺,我们很高兴的找到了即将下榻的桦林园宾馆,办完入住手续后,恍惚间似乎连行李的疲惫都感受到了的我们,气氛热烈的走向房间,还在考虑是要上楼下楼。前台大姐的右手无情一指——我们的房间在宾馆楼外,三间并排,房间门对着几乎是旷野,旁边是整个院子共用的卫生间。匆匆忙忙卸下行李,我们赶往镇子上吃饭,物价理所应当的高,但至少对肚子也算有个交代。回到客房,对着简单的陈设,竟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那就睡觉吧,穿着袜子和绒裤,盖着也许不算太洁白的被子,我的梦,却是黑甜黑甜的。隔着云层,星光应该是永恒地闪烁着,我在北纬47.216303,东经89.798813,濒临中蒙边陲的可可托海镇,我爱这新疆,我爱这世界。

其三 挂着烤馕去旅行

一觉醒来,脚跟发凉,不过这早上的温度,还是不大对的起可可托海“第二冷极”的称号。卫生间的水龙头可以出热水,凑过去洗了把头,果然精神百倍,旁边上完厕所的大姐(忘记说了,男女坑位和洗漱池是在一间大屋子里的,当然了,坑位有门)问我昨天什么时候到的,说她们一家三口昨天半夜才到这里,开了一阵夜山路,我听后耸耸肩,当时可无法想象我们当晚的遭遇。收拾完毕,把大包小包堆到后背箱,先去镇子里吃顿早饭,包子加奶茶、糊糊(其实就是面汤),奶茶和面汤都淡的很,包子倒是有些味道,蒸锅的热气从后厨飘出来,熏在大家的冷脸蛋上,搞的每个人面色都是红扑扑的。一顿香甜的早饭。很多游记都会提到新疆的烤馕,我们也是早有耳闻,吃完早饭,便向店主打听卖馕的门店,原来就在小饭馆的后门对过,司机师傅领着我过去买,远远地冲着黑黑的小木门里面就是几声吆喝“阿塔西~馕好了没有~”,这个波折号代表的语气,大家自行想象,反正都是拐着弯上去的。推开门,密密麻麻的——抱歉,不是馕——数十只苍蝇纷纷从靠在墙边的烤馕上起飞,师傅告诉我今天烤的是厚馕,确实很厚,比通常看到吃到的烤馕要厚上两三倍,我们买了两个,像超大号的面包圈,馕硬得很,喷喷的是一股面粉的香气,各位看官要知道,这次新疆之行,这两个馕一直陪我们到最后,并成功挤掉了原本属于压缩饼干的位置。可可托海景区距离镇子只有五六公里,比起知名的喀纳斯,这里的人实在不多,实则景色一样美丽。

早晨的天空依然发阴,是因为我们之中有位雨男/妹子

金黄的脉络

其四 秋天、夜路、蒙古包

空气中依然有下雨的味道,摆渡车在山路上曲折前行,新疆的景区内部真的很辽阔,行了将近半小时,我们在名叫神钟山的景点下了车,爽秋的气息飘浮在流水与黄叶之间,人行其中,有自以为是王维的错位感。

少见的一点红叶

落叶石滩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有泉侧出

一路行走拍照,时光只在恍惚间,由于晚上要赶往喀纳斯,我们只得在下午两点来钟离开景区,每一次旅行多少会留下遗憾,只是没想到这一次,遗憾留下的这么早。出去的路较昨天顺利,阴天不假,却没有了雾,我们找到了来时看到的大棵树(应该是榕树吧),像蘑菇一样。又来到了尚未开发完毕的可可苏里湖。等到下山抵达富蕴镇,已是下午约三点钟了。

树,后面是放牧的牛羊

可可苏里的滩涂,这里的观景台和收费处都还在建设之中


湖面、蒹葭、飞鸟、阴天、黄叶

辛苦了一天没有吃东西(谁想到这在后面两天成为了常事),眼看时间当还充裕(纯粹的错觉),便驱车进了富蕴县城。我们还是没有完美的适应乌时,三点多正是各家饭馆吃完中午饭刷锅的时间,我们走了两家买手抓饭的馆子,都无功而返,似乎新疆人吃手抓饭,每天只作两锅,中午一锅晚上一锅,错过只能枉叹公子无缘。结果直到离开新疆,都没有吃上一顿正宗的抓饭。最后依然是拌面解决问题,在买酸奶的目标再次受挫之后,时候真的是不算早了,但是为了省钱的缘故,我们接受了师傅的建议:去加气站加气。新疆的车大都经过改装,加上了天然气罐,对于气产丰富的新疆来说,用气跑车真的是划算的事情。我们的GL8,百公里油耗至少在12-15,而20立方米天然气,可以支撑200KM左右,一立方米气的价格只有四元钱(克拉玛依的天然气只有2元),而天然气的缺点有两个:一个是没劲,上山不能用气。一个就是加气太难,点少,队长。长时间的排队加气后,看看手机,时间是五点四十,到了非走不可的时间了,好在一路都是平地,只在布尔津到我们住宿的贾登峪有些山路,大家的心里还是比较乐观的。车在路上,我们翻出行程表,例行的确定入住宾馆的情况,出行前为防万一,我们在贾登峪订了两家宾馆的住宿,辛苦的准备没有白费,一家宾馆反悔了,另一家宾馆情况好点有限:标间涨价且无法预留,剩余的只有蒙古包,蒙古包里有什么?什么也没有。还有蒙古包让我们心里踏实了一点,此时正是日落时间,山河的壮美让我们一时忘了落脚处的不安,纷纷掏出了相机。却不知道十分钟日落之后,情况开始急转直下。

车内视角,太阳已经隐进了山里,我们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其五 兹游奇绝冠平生

北屯镇到了。这是一个有着宽阔大街与明亮的街灯的城市,市中心所应有的建筑设施沿着笔直的公路一字展开:饭店、发廊、洗浴中心、宾馆,看到街边走动的人脸上映着灯红酒绿,我突然想到了利物浦,这是一个典型的工业城市,黑夜下的人们是如此生机勃勃。可我们到这里不是为了欣赏,在车上接到帮我们预留蒙古包的宾馆的电话,对方表示按我们剩余的路程来看,要夜里才能抵达贾登峪,言下之意是不打算留房。几番挽留,暂时保住了蒙古包,但我们却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是否要开夜车赶往贾登峪。一连串的电话催生了另一个计划,就是晚上留宿北屯。北屯镇距离贾登峪有200多公里,喀纳斯景区开门时间是8:30,也就是说,我们如果今晚在北屯早些休息,明早三四点钟启程出发,恰好能在喀纳斯开门的时候入园,比起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前行开夜路,且住宿尚不能说有100%的保障,这种方案无疑更加吸引人一些。方案很快得到了通过,为了庆祝,我们在路边店内美美吃了一顿牛舌油塔与丸子汤,拍着饱胀的肚皮,该忙点正事了。下车问了几家路边的宾馆,由喀纳斯辐射出来的住房荒,其扩散速度之快令人始料未及。北屯镇大到1800一宿的伪星级酒店,小到灯光暧昧的地下室招待所,无一例外的客满,连个床位都没有剩下。我明白朴实的劳动人民是绝不会放着挣钱的机会溜走的——其实只要随便腾个房间,坐地起价也有人会住,他们说客满,那估计就是真真正正的客满了,一连问了7-8家,反馈回来的只有绝望。眼看时间已是九十点钟,再不作出决定,睡在车里是唯一可能的结果(事后我们得知当晚很多人留宿车中)。与司机师傅一商量,咬了咬牙,还是决定开夜车奔赴贾登峪。几番忙碌,大家也困得很了,我们决定俩俩人轮流睡觉,从背包里翻出睡袋,GL8宽阔的后座可以让一个人睡得很舒服。我坐在前座,帮着司机看路。载着和第一天上路类似的不安心情,车子慢慢驶出了北屯镇的繁华地带,投入到无尽的旷野与黑暗之中。夜晚的新疆公路像漆黑的梦,几公里一辆擦身而过的汽车像是梦中的火花,我生怕司机师傅犯困,隔一阵就找一个话题,完事以后,我一句话都没有记下来。还好有月亮,清冷的月光如潮水淹没了星辰,潮声是车轮的滚响。

十几公里后,我们走的319省道开始接近额尔齐斯河,我的眼睛在黑夜中看不到远方,但似乎隐隐听到了河流奔腾的水响,我不禁开始怀疑这趟旅程的真实性。说起来有点好笑,在那时那刻,我真的为这次出行感到悲伤与不值,大把大把的人民币花在路程上,却要受这样的折磨与颠簸,夜晚尚无定宿,天人五衰。不管怎样,车辆继续前行,GPS地图的显示让我睁大了眼睛:前方的公路几乎要和额尔齐斯河重叠了。很快,代表我们车辆的游标到达了濒临河道的地方,我掀动按钮,打开了侧窗。扑面的寒风卷着水边的气息吹进车厢,我眯起眼睛,竭力去辨认月光下的河流,果不其然,额尔齐斯河就在不远的地方流动着,月光照不到的地方,黑冷的河水搬运着神秘与壮丽,我的大脑直直的被一句唐诗所填满了。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在北京的父母与朋友这时或者休息,或者还在玩乐吧,我真想冲他们叫喊、微笑,却一言不发,因为我看到了这样的景色,它的壮美震慑住我,使我浑身赤裸,保持沉默。车并没停,毕竟还是在赶路当中,但随后的路程好过了一些,我的大脑一直在回味中运转着,将近十二点钟的时候,我们抵达了布尔津县,城镇的灯光让疲惫的心灵得到了稍稍的宽慰,有一种重回阳世的感觉,在前方等待我们的,是最后的136KM山路。司机师傅说,夜晚的山路反而好开,一是频繁转弯,不容易犯困,二是会车少,不容易发生危险。但我的精神还是很紧张,GPS能够显示盘山道真是太好了,急转弯前可以提醒下司机。山路不消说是开不快的,后面有一辆小轿车跟着我们,一起爬坡一起绕山,开了将近30KM,时间已经是将近一点了,我也有些挺不住了,跟Bebo换了座位,便去后面睡了。再醒来,已经在贾登峪的山口处了,满山星星点点的是车辆和宾馆房间,手机显示是凌晨三点。我们的蒙古包还在,热心的老板一直等到了现在,把我们引入蒙古包,几句简单的叮嘱与火炉的温暖,让大家的神经彻底放松了。女士们换完衣服,大家轮流卫生间的功夫,我和司机师傅开始铺床,我根本无暇分辨床铺干净与否,松软的被褥正勾引我前往梦乡,这一觉的时间会很短,享受才显得更加重要。栓好了门,我们互道了晚安,对人,也对酣睡在脚下的大地。

铺床的司机师傅,大通铺

温暖的火炉与没闩的门

其六 黄金体验

我承认我是一个看书不用心的人,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我脑中的词汇像冬天的额尔齐斯河——有一种中国式的干涸。既然有了这样的理由,我面对喀纳斯清晨灰蒙蒙的天空说不出话,也就没什么好惭愧的了。排队排得了第一名,我站在窗口之前,却有点不好意思,只好一言不发,大地慢慢将寒气输入我的双脚,在骨头被这种寒冷渗入之前,我买上了票。旅伴们早已在大门口等我了,我们旋风般冲进大门,然后是摆渡车,到了车上,落了座,我仍然要用那个词来形容自己——安心。车子在晨雾中穿行,车里的解说有一搭没一搭在介绍景点,美丽的月亮湾、野鸭湖、神仙湾。阴天啊,你叫我如何去欣赏他们的美?我很沮丧的想起了去年十一攀登海螺沟的故事,当地住民说贡嘎山是个少女,阴天也许是少女的羞涩……我想着,半宿未眠的困意悄悄涌了上来,像一股无声的海啸,我没做什么抵抗,被深深地卷在酣睡的潜流中。突然,我听到车内乘客们的欢呼了,我像被救生员拉出水面一样,伸出手就想抹眼睛,咦,我为什么要抹眼睛?原来是太阳出来了……太阳?我是一个坐过山车并不叫喊的人,这回却低声和着车上人叫了一声好,没被阴霾折磨过,没有被灰色的天冲散过旅游心情的人恐怕不好理解。但你要这么想,如果你的生活像一坨狗屎,陈年的,陈年之后,你的祈祷终于换来了上帝的一句“要有光”,然后光就那么洒下来了。在你旁边,绿的绿了,黄的黄了,黑色的岩石也藉由露水展示光芒,你旁边的人都在笑,大叔好像也笑出银铃般的声音——你就会觉得,物质的本能果然是趋光的,而且,旅行是一件顶好顶好的事体。

月亮还挂在天空

我们从那片淡蓝色的山雾中来

无径之林,常有情趣;无人之岸,几多惊喜

突然觉得这张很像景山!

鼎鼎大名的喀纳斯湖,kana(我看谁能看懂这个梗)

坏松鼠

松鼠之倒挂

三湾之一

一弯一隅

其七 偷得浮生半日闲

从喀纳斯景区到禾木村的路上,我们美美的睡了一觉,真的是累了,累到一句废话都不想说。醒来的时候,车还在山路上堵着,下午四五点钟的阳光洒下来的尽是惬意——今天终于不用赶路了。抵达禾木村景区入口的时候,天色尚亮,人是多得很,门票也不便宜,好歹挤上了景区摆渡车,困意又无可抵挡的袭来,再一睁眼,天已经全黑了。禾木村标志性的建筑是圆木房,但除了极少数的原住民蒙古图瓦人,在此开店赚钱的投资客已经不会再住那种东西了,听司机说,那房子除了四面,连房顶也漏风。但其实我还是挺希望尝试一下的。站在旅店木篱笆墙围成的小院里,脸颊有凉风吹过的触感,主人说天太黑了,旅店后门就是一条河流,凉气就是从河上飘来的。我用手指抻拉我的眼皮,极目瞧那黑暗最深的地方,看不见,我能听到水流声,但我看不见。住宿环境还算不错,虽然热水只够一个人洗半拉脑袋的,大家晚上的兴致并不大高,许是因为累,许是因为旅程即将过半。我们总说,旅途出发前,大家论行程定计划的时候,总是最快乐的,大概是因为此时身体还没感受疲惫,而假期也尚未开始消耗的缘故,待到出发后,时间便显出它的匆匆了,头一二天尚不觉,旅程到中段,突然觉出痛苦,想要珍惜,又没有办法。及到回程的交通工具上,那一股郁闷欲死的感觉,让人“不禁魂为之销”,我突然想到一位科学家给自己注射大量可卡因的事了,在他的“死亡笔记”中,有这样一段平静的话:“现在可以站起来了,然后是可怕的抑郁。”由此我觉得,承受不了现实和虚幻的嬗变的人,最好也不要去旅游。第二天的早晨倒是很清爽的,我们有点起晚了,往山上走的时候太阳已在将出未出的边缘,往山上看去,照相的人一水儿长枪短炮,蔚为壮观。

等到日出完全了,山上的人也逐渐散去,我们却逆流而上了,山上的天色干净,人也干净,日光照耀下晨风吹拂,既凉快又温暖。禾木村的炊烟升起来了,灰白的色块像油彩的堆积,我爱这种有厚度的美,就像白干老酒饮后的回甘。在山上骑了马,抱了羊,我们下到另一侧的树林中漫步,小径少有人在走动,深秋的诗意在树木中回荡,晨雾初起,落叶飘零。可惜我们没有美酒。今天要离开景区的人很多,我们拿了车号,眼看还有2-3个小时才能坐上,便在村子里闲逛起来,期间逗了喀纳斯猫、被夺走了已经到手的稀世哈密瓜——据说是少见的青瓤瓜,还在旅店椅子上短短睡了一觉。这段散漫的时间带着我们对这段时光最最深刻的不舍。这次旅程最波澜壮阔的三天行将结束。我们像抢劫犯挥霍干了手中的钱财,只剩下惶恐之中归案了。

已有回复共0条

1

回复

北京短租房|上海短租房|广州短租房|深圳短租房|香港短租房|三亚短租房|苏州短租房|杭州短租房|南京短租房|西安短租房|大连短租房|青岛短租房|重庆短租房 成都短租房|武汉短租房|天津短租房|昆明短租房|丽江短租房|厦门短租房|拉萨短租房|郑州短租房|长沙短租房|大连短租房|沈阳短租房|桂林短租房|更多...
芒果旅游网 | 深圳旅游攻略 | 重庆婚庆公司 | 鞍山房产 | 春秋旅行社 | 旅游黄页 | 苏州房地产论坛 | 武汉生活网 | 装修效果图 | 南宁装修网 | 潍坊搜房网 | 济宁房产网
二维码

手机游天下
请扫描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