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攻略  > 婺源

秋冬的婺源,没有菜花也不看枫叶

2017-11-20|395 0
分享到:

一直想去婺源看看,都说4、5月是婺源最好的季节,只是我对油菜花没啥兴趣更怕旅游旺季的车海人流,经过考虑最终把出游时间定在11月初。原计划在理坑、晓起和李坑3个村各待一周,实际后来在理坑住了6天,晓起5天,李坑3天,思溪延村7天。相机依旧是禄莱双反,这次带的是2.8F的Xenotar,主要因为光圈比另一部Planar大了一挡,而且Xenotar在弱光下的细节刻画极为优秀,当然在背景虚化和层次过渡方面不如Planar,色调也偏冷。婺源这个季节阴雨天较多,决定再多带一部135便携机T2作为备机,也非常庆幸这个决定,因为在后来的行程中有一半时间是雨天。胶卷除了常用的RDP3,还带了一些TMAX。在去大理坑的班车上得知司机家开客栈,决定下车后去看看,没想到客栈的位置很好,出门就是小桥流水,站在顶楼的阳台可以俯瞰整个理坑和眺望对面的山丘:

在所到访的4个村中,理坑的古建筑数量最大且保护也是最好的,现在村里已严禁当地居民翻建房屋和破坏原有结构,除了文革时所遭受的部分损毁和旅游开发前部分房屋的改建,理坑基本还是保持了原貌。流经村里的小溪是一大看点,只是水质不敢恭维,所传的荷包红鲤鱼在理坑早已绝迹,现在农家乐所提供的红鲤鱼都是从县城买来的养殖鱼,在班车上看到司机把从县城购买的鲤鱼装入灌满水和空气的厚塑料袋,到家后再放入自家的水池饲养。理坑的门票不在通票范围需要单独购买,与其它几个村一样作为景点的老房子每年都可以从旅游公司那里得到一笔维护费用,此外每家按人头还可以从旅游公司得到少量补贴,房屋的修缮主要靠房主自己维护。11月份的理坑游客非常稀少,古村显得格外恬静:

潺潺的溪流穿过理坑由村头流出,去时正值河道清理,小河被分段截流,由工人用挖掘机分批清理河底的淤泥。当地人还是保持在河里洗涮的习惯,河底滞留着不少生活垃圾。就水质变差的原因,理坑居民抱怨外来写生的学生把各种颜料倾倒水中,导致现今理坑水质的恶化,据我观察可能兼而有之:

小河两边的石道很窄,各种自行车和电动车是代步的工具。沿着小溪穿过村尾是一大片开阔地,阴雨天远处的山坡烟雾缭绕,空气也格外清新,村后面是各家的菜园子,山坡上种的是茶叶:

理坑是典型的徽派建筑风格,高墙深院且房屋排布的密度比其它几个村稍大,转弯抹角都可能是一道景致,所以理坑也是全国各大美院的写生基地,闲步其间可以看到不少画画的学生:

据理坑的相关资料说,理坑房屋的墙角镶石柱并削平成三棱型,寓义“让人三分”。我观察下来这三棱型石柱可能更具实用价值,因为并非整个墙角都用削平的石柱,而是仅在一人高处的一段(膝盖以上,头以下)用三棱型石柱嵌入,由于房屋的布局较密走道狭小,此处最宜磨损,三棱型石柱能很好地保护墙角也保护了行人,猜测“让人三分”的寓义可能是后来赋予的善意诠释:

与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老人和孩子是整个村落的主体,年轻人不是出外打工就是移居县城:

孩子是老人们日常生活的核心也是一份牵挂,背着孩子走门串巷和料理家务已成为一种习惯:

下了几天雨天气总算开晴,家家户户开始搬晒东西,晒得最多的是满地可见的菜籽、还有辣椒和菜干:

中午也是老人们晒太阳的时候,午饭过后桥沿上坐满了人,这老哥是我所住客栈的厨师烧得一手好菜,肉淡而泥土气颇重的红鲤鱼经他之手变得鲜美,野猪肉炖萝卜也是我常点的菜:

发现婺源当地吃饭有个习惯,人们在饭上放一点小菜然后端着饭碗走街串巷,尤其小孩吃饭更是要命,一到吃饭的时间就看到老人们端着饭碗跟在孩子后面撵:

中午老人和孩子的声音充斥大街小巷,满街的热闹倒显得村里的祠堂格外冷清:

理坑的“三雕”非常精美保存也相对完好,尤其内部房梁上各种繁复的木雕装饰令人叹为观止,但拍摄难度相当大,徽居特有的高大围墙使得前厅和后院的方形天井只能漏进少许光线,阴雨天屋内更显昏暗,用感光度100的胶片拍摄极为勉强,一般上午9-10点或下午2-3点是拍摄内部结构的最佳时间,破损的房顶有时能提供一丝难得的光线:

在理坑的这几天非常喜欢去“天官上卿”溜达,一是因为离客栈近,二是喜欢这个名字,老宅是明代天启年间吏部尚书余懋衡的府第,“天官上卿”代表着主人的官职,前中后三堂,既气派又古朴:

老宅里住着余懋衡的后人,老夫妻两人平时闲着没事,就卖一些自用或收来的古旧家具给游客,还兼卖一些旅游工艺品,这在婺源的景点老宅中很普遍。老人的儿子住在县城是个医生,周末儿子儿媳会带着孙子回老宅看望老俩口:

在理坑老宅的后院靠墙都会有一口水缸,不太明白这水缸的具体寓义,猜测是用来祈福保平安,转了这么多老宅还是觉得这口水缸最有眼缘和灵性:

老宅的外墙早已斑驳,厚重的青苔凝结的是过去曾经的繁华和荣耀:

云溪别墅也是我溜达多次的地方,房屋结构很特别不同于一般典型的徽居,前厅有5开间很宽阔,替代天井的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里面种着花草,一侧有美人靠和硕大的木质门楼很是气派,原来还有4口观赏井现已被填。原主人出国前把老宅卖给了一对老夫妻,也就是现在云溪别墅的主人,老两口花了不少精力对老宅进行了整修,由于面积过大老宅至今也只修了一半,另一半被作为仓库堆杂物。老两口特别准备了两间厢房出租给游客住,里面是老式的雕花木床和古旧家具,只是空间较为狭小和昏暗:

由于云溪别墅开放式的庭院结构,使得光线比一般徽派老宅要亮堂:

老俩口除了出租厢房,男主人还经营各种古旧家具,其中以老式雕花木床为主,一般都是去附近的村落收买回来,然后略作整修卖给感兴趣的游客,生意还算不错客户大多来自江、浙和上海,老人家的日子过得蛮悠闲的:

离云溪别墅不远是一所小学,据村民讲理坑小学的原址是个大祠堂,文革时被拆后改建成学校,学校周围的空地是孩子放学后玩耍的场所:

“金家井”也距此地不远,据当地村民说,理坑最早的住户是姓“金”的人家,可金家落户理坑后一直人丁不旺,反而后来的余家迁移理坑后逐渐兴旺发达起来,金家不得已搬离了理坑,后来的余氏家族为了纪念金家在理坑开荒辟地,特意保留了金家当年在理坑挖的第一口井,以纪念他们对理坑的贡献。又从客栈老板娘那里得知,余氏家族的一部分人是来自不远处的篁村,于是问明了篁村的方向准备冒雨前往:

去篁村有两条线路,一条是租自行车沿公路向上骑,另一条是从沱川走小路再穿插至公路步行上山,思量再三决定冒雨步行,骑车虽然省力但不方便拍摄,步行的话可以边走边拍。小路不太好走,因为在布满小巷的村子里走很容易迷失,必须随时询问当地村民确认方向,经过一番折腾终于走出小巷上了大路,然后沿着公路一直向山上走,经过40分钟的步行终于来到篁村,由于篁村地势较高位于半山腰,此时蒙蒙细雨下周围的群山云雾缭绕,宛如人间仙境几乎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观察篁村周围的环境和山势,应该是块风水宝地,这在后来与篁村居民的闲聊中得到了印证,当地村民都对篁村的风水地利颇为自豪。

篁村相对于理坑来说规模要小得多,而且建筑风格朴素简约,看不到理坑常见的雕梁画栋深宅大院,一如普通百姓的平常据所:

穿过村子后面是成片的田园,溪水清澈、群山环抱,是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在篁村走了一遍,发现篁村的房屋布局很规整,巷子大部分都是直道,此时雨越下越大,幸好带了T2不影响在雨中拍摄:

待雨稍停就开始往回走,路上的一幢房屋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上面还残留着那个年代的一些印记,猜测曾被用作村里的大会场,现已空无一人凌乱不堪。在婺源的一些村落中可以看到不少文革时候的遗迹,诸如标语、红星和画像。沿小路回到沱川看到来时没留意的一栋房屋,应该也是曾经的会场,可能是俺上了年纪的关系,现在看到这些老物件特别念旧,总是会浮现很多思绪和场景,有些画面和印象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也纳闷为什么小小的沱川乡曾经会有这么多的会场,老会场现已被出租,成为一个修理铺兼仓库:

在理坑的6天时间过得很快,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下一站晓起:

由于理坑位于婺源的北线,按照线路下一站应该是思溪延村才合理,但当时计划中并没有包括思溪延村,去之前看了几篇网上的攻略似乎对思溪延村评价不高,所以按原定计划直接去了东线的晓起,不过幸好后程改变了主意,否则一定会因错过思溪延村而后悔不已,这是后话。还是先说说晓起,晓起分上晓起和下晓起,上晓起的历史要比下晓起悠久些,当时的江氏家族来到这个地方选中了现今上晓起并定居下来,族人们把此地称为晓起。江氏家族在晓起逐渐发展并日益兴旺起来,后来的移民中有一部分人在距上晓起不远的地方围地建村并把村子也称为晓起,为了区分两个晓起,于是出现了上晓起和下晓起。上、下晓起其实隔着不远,班车下来后穿过商铺林立的下晓起,便看到前方有一条蜿蜒曲折通向上晓起的青石板路,由于长年的脚踩车滚石板路已有些坑洼,有的地方还磨出了深深的车辙,石板路的两旁是成片的田园,一侧的溪流潺潺流淌,前方是小桥和厅阁,远处是连绵的群山,上晓起好一派田园牧歌世外桃源的美景,都说上晓起是最适合闲住的:

上晓起可选择的客栈不多,我选了靠村头一对老夫妻开的客栈,主要还是因为地理位置比较好,还有独立的小院可以晒太阳,由于是淡季只有我一人住,可独自享用二楼的茶楼。老夫妻把客栈打理的井井有条,女主人烧得一手好菜,站在茶楼可远眺对面的群山,时逢下雨于是漫天云雾缭绕:

上晓起村前和村后都有着连片的田地,其中大部分都被当地私人老板租用,用于种植皇菊并出口,据说皇菊所含某些成分比较高利于保健,很受老外的欢迎。于是问房东要了几朵烘干的皇菊泡茶,确实香气扑鼻异于平时喝的杭白菊:

我到上晓起时正值皇菊的收获季节,成片金灿灿的皇菊满山遍野大有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势,为了在下霜前收获完,采摘大军不仅有当地的农妇,还有从职业学校过来的茶艺班女生们,孩子则跟着忙碌的农妇后面嬉戏:

采收的皇菊被整齐地码放在塑料框内,再由工人用平板车拉至村后一间厂房内进行烘干处理,出于好奇我跟着板车来到厂房,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厂房内也有不少茶艺班的女生。于是向村人打听,原来这些学生已来了蛮多时日,而且每年收获季节都会有职业学校的学生过来帮忙,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经常会看到女生们在劳作之余绕着村子上形体课,煞是有趣:

绕过工厂来到后山沿着溪流缓步前行,此时住家逐渐稀少坡势也渐陡,顺着山势拾阶而上两旁是高耸的古樟,周围的植被在夕阳下格外迷人:

客观地讲,上晓起可以观瞻的老宅所剩无几,很多历史性建筑损毁严重,在村里溜达一圈发现很多村民正在大兴土木翻建原有住房,当地政府似乎也没有对老宅的翻建有所规范,这一点要比理坑差得多:

在上晓起我比较感兴趣的是江氏宗祠,据村民讲当年老江本来计划要来上晓起,前期的安保部署工作早已完备就等领导到访,怎奈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而当时通往晓起的路况非常糟糕,于是领导们改变了计划安排老江去了江湾。江氏宗祠座落在村子的后面,门口的木雕繁复精美可以想象当年是何等的气派和威严:

宗祠前的广场成了天然的晒场,门口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衣服,地上铺满了晾晒的菜籽和菜籽壳,菜籽当然用来轧油,而菜籽壳晒干后是用于冬季烤火取暖:

祠堂的规模不小其修缮工作还未全部完工,这一侧的房屋正在进行内部木结构的修整,木匠新做完的雕花木窗需要做旧后才能进行安装,但雕刻的精细程度远不如祠堂原有的木雕工艺:

步入祠堂环顾四周,内部略显杂乱和简陋,前厅除了两壁的文字介绍和新塑的雕像,剩下的是两条长长的木凳和一堆杂物。借着顶上射来的阳光绕过墙壁来到后堂,发现屋角躺着一只破损的纸龙灯,于是想起客栈老板曾谈到晓起的传统节日活动,老人家说,原来上晓起前年为了吸引游客曾经由村委出钱,搞过一次元宵节舞龙灯活动,后来由于没有了经费来源,村民就不愿意再继续搞下去:

从祠堂出来已近正午是回客栈吃午饭的时候,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路上看到聚在过街楼下聊天的老人们也纷纷起身回家吃饭,上晓起真是个闲适的地方:

在上、下晓起的连接处有一所托儿所,旁边紧挨着小学,犹如一个纽带连接着风格迥然不同的两个村落。说到晓起这所小学倒有个有趣的传闻,那天一个中年妇女来客栈串门,闲聊中得知她是重庆的一个退休女教师已在晓起住了有大半年,平时免费教晓起当地的孩子学习音乐,她说当地教师有吃学生饭的传统,就是当班的老师会去学生家里吃饭。我以前听说过在一些偏远贫困山区有类似的传统,但实在惊讶如此开放的晓起也会有这样的习俗,不知是否也算是一种尊师重教。下晓起完全是个商业化的旅游景点,或者说下晓起已成了晓起旅游的一个门面,到此一游的旅行团大部分驻足于下晓起,完成拍照-购物-上车的流程,成群结队循环往复。下晓起除了几栋老房子,整个就是一条旅游购物商业街实在乏善可陈,街道两旁商铺林立主要以砚台、樟木制品、古旧家具和旅游工艺品为主:

在晓起的这几天有空总会找当地村民闲聊,觉得相距如此之近的两个村总有那么一点隔阂,或许是因气质不同导致的气场不合,我想可能更多的是现代商业对原有习俗和理念的冲击形成的落差:

由于客栈不提供早饭,于是拐进一家商铺准备买些点心,商铺由原村委大会场改建专卖“孝子饼”,据介绍所谓的“孝子饼”原是由朱熹发明孝敬其母亲的,有趣的是后来在李坑发现了同样的饼,只不过换了包装名字也改成了“状元饼”。环顾旧会场禁不住心跳有些加速,那个时代的印记又一次赫然跃入眼帘,还竟然如此清晰完整:

看着墙上新补的石灰和修补的大字不由得心生疑虑,询问店员这些标语是否后来所写,回答说都是原来遗存只是修补了破损处,这说法后来在房东处也得到了印证。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这些标语还是显得如此触目惊心,似乎当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狂风暴雨余威不减:

在下晓起为数不多的几栋商宅中,“大夫第”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除了精美的“三雕”工艺,令人惊叹的是堂内房柱皆为红豆杉方形立柱,可以想象当时主人是何等的财力和气魄,且一楼的挑高是我在婺源见过的老宅中最高的,厅堂宽阔非常气派。背景中是“大夫第”的现主人,平时喜欢皱着眉头说话也有些拽,现在他把老宅改造成饭店只接待旅游团,闲聊中得知他也曾经玩双反且对摄影略通一二:

从婺源回来后曾问自己,如果再去婺源一次会怎样安排行程?我会毫不犹豫去上晓起待上一阵然后回家,因为上晓起很美也很平淡:

又该上路了,乘着雨天放晴的间隙告别了清晨的晓起:

刚到李坑的人都会觉得此处与理坑有些神似,所有与婺源有关的旅游信息都把李坑定为必经之地,因此我计划在李坑待一周左右,但还是在第四天一早迫不及待地逃离了此地,因为李坑实在是徒有其表:

李坑虽是当地政府重点保护的古村,但真正值得看的老宅也就四栋,房屋翻建、改建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一条溪流由村头流入然后分叉成两股沿着两个方向流经村里,这就是李坑不多的看点之一:

石桥位于溪流分叉处也是李坑最为热闹的地方,附近客栈、饭店和商铺林立,旁边就是著名的“申明厅”也是旅游团的集散地。提到“申明厅”不由得想说说此次婺源之行的一个发现,在这些古村落中总会有一些标志性建筑是当地村民活动和聚集的场所,诸如廊桥、厅阁、商铺、过道或过街楼等,这些场所一般处于村子的要道且能遮风避雨,又可作为当地村民临时集市或游乐闲聊的场所,“申明厅”就属于这么个地方,也应该是李坑的一个看点:

而这个看点似乎已被日益增多的游客所稀释了,在我经游的四个古村中,到访李坑的旅游团队是最为庞大和密集的,“申明厅”成了旅行团的集散中心和游客歇脚的场所,只有在清晨或傍晚极少时间才能捕捉一些当地村民的活动画面,这对摄影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此次选择的客栈就在石桥边上地理位置很不错,可以在窗口俯视“申明厅”和流经石桥的小溪,不过大煞风景的是窗口正对着正在修建的高铁,每天傍晚都会有难闻的沥青气味飘散过来,晨雾里背景中的高铁建筑依稀可辨:

李坑苏醒得特别早,可能是由于离县城较近,每天早上七点旅游团开始陆续进村,导游的小喇叭在小巷里此起彼伏,此时也是当地村民升火做早饭的时间。游览李坑一般都会到“申明厅”继续沿主道往下走,这条主道也是李坑的旅游商业街,商铺林立热闹繁杂,除了在婺源都能看到的樟木制品、砚台、茶叶和旅游工艺品,不同寻常的是整条街都在吆喝卖治脚气的中药,还有一样也很特别,可以看到不少店的门口都横着一段树干,店老板把树干锯成一片片的薄片以每片一元的价格卖给游客,店老板自豪地说这樟木片非常好卖,2.5米的树干可以锯成400片左右四天卖完,于是好奇买了一片,用手一摸湿湿的,再一闻一股樟木香精的味道,曾在晓起听客栈老板说过在婺源有人用香精加工普通木料冒充樟木,果然如此:

如果不走主道,可以在“申明厅”过石桥沿着小溪向前走,这条支道要安静得多,游人相对少一些,前面不远处的长廊、古戏台、蜿蜒小巷和斑驳的墙面倒也相映成趣:

长廊里坐着不少写生的学生,古戏台是孩子们常来玩耍的地方:

太阳升了起来,出来活动的村民们也逐渐多了起来,于是村民和游客交织着游动在李坑的大街小巷,间或装满水泥砖瓦的推车从声旁匆匆而过,可以看到一些正在翻建老屋的工地,中午照旧是老人们晒太阳闲聊的时间:

忍了三天,打定主意明天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因为已没有一丝继续按快门的冲动,此次婺源之行李坑是最令我失望的地方,就像一张轻飘的明信片:

思溪延村虽然没有列在行程计划中,但心里一直纠着是否要去看看,问了当地村民似乎大家对思溪延村的评价尚可,至少没有网上说得那么平淡,于是提前在李坑退了房直奔思溪延村,结果在那里一住就是七天。思溪和延村相距近两公里,两村之间是成片的田地,潺潺的溪水从中穿流而过,连接两村的还有一条新修的公路,公路两旁树木成荫风景宜人。两个村虽然不大,但可参观的徽派古宅不少数量仅次于理坑,也曾经是“聊斋”的拍摄基地,且周围风景秀美白墙黑瓦之间一派田园牧歌的美景。可以说思溪延村的特点是介于理坑和上晓起,是徽派建筑和自然环境完美融合的典范:

村里除了对外开放供人参观的老宅外,还有一些私宅可能由于种种原因并不对外开放,其中有些私宅的“三雕”工艺令人拍案叫绝,这是我付了一元钱给老宅主人才得以入内参观所拍:

在思溪延村除了留存的明清建筑,还可以看到一栋民国时期的老宅,由于时间久远厅堂里的地板已嘎吱作响,老宅主人很健谈会主动介绍宅内各种木雕的寓义,也会演示并告诉你老玻璃和现在玻璃的区别:

在四个古村中思溪延村的参观路线标记是最为规范的,只要沿着指示牌走一定不会迷路。我住在思溪有着足够的时间到处闲逛,可以在角落中看到一些还未修复的破损房屋,而有些则完全坍塌仅剩残垣断壁:

雨天的延村透骨地阴冷街道上空无一人,走进一所有着长长过道的院子,风格与传统徽居略有不同更似江南的庭院。穿过湿漉漉的过道举步跨入厅堂,一股难闻的霉味扑鼻而来,细看房屋墙体的底部长着一层绿绿的霉斑,看来这间房子许久没有住人,一个人在屋里走了一圈里面阴气袭人,忽然想起这个村子曾经拍过聊斋顿时后背一阵发凉,此时再细看村里的狗怎么都有一点狐相:

在思溪延村的这几天大部分都是阴雨连绵,廊桥成了我主要的活动中心。廊桥的全名是“通济桥”位于思溪村的入口,既是村民进出的主要通道,也是平时大家聚在一起闲聊晒太阳的地方,清晨的廊桥则成了临时的集市:

“通济桥”是座历史悠久的古桥,曾经被大水损毁了一部分,桥廊顶上星光点点的是漏洞,桥身用水泥修复后用木板贴在两侧维持原有的风貌。从桥廊向外望,错落有致的马头墙重重叠叠,远处青山连绵延长,白墙黑瓦下是绿油油的田园,桥的一侧成船头状上面立有一根石雕佛柱,犹如一艘破浪向前的航船:

平常桥上的烟杂店总是吸引着不少孩子们的光顾:

清晨,廊桥上的店主照旧摆开了肉摊,最先光顾的是闻味而来的两条狗:

说到肉摊,得先提一下各村早上的临时集市,由于婺源当地村民都自己种植蔬菜,清晨的集市一般都是以肉类为主,猪都是当天杀当天卖完,而鸡鸭鱼类都是由饲养户骑着摩托走街串巷叫卖:

六点四十五分,廊桥上的行人不多,陆续来了几个散步看热闹的,狗还是惺惺地绕着肉摊打转:

七点刚过,廊桥上顿时热闹了起来,前来买肉的村民络绎不绝,四个猪腿很快被瓜分了:

等到了上午十点左右,整只猪已所剩无几:

此时肉摊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各自聊着与肉摊毫无关系的话题,发现思溪人要比延村的更能聊也更悠闲,廊桥上的男人们可以就这么站着聊一上午,午饭回来后接着聊直至晚饭时刻:

最后,用思溪廊桥的最后一张片子作为此次婺源之行的结尾:

秋冬的婺源,没有菜花也不看枫叶。

已有回复共0条

1

回复

北京短租房|上海短租房|广州短租房|深圳短租房|香港短租房|三亚短租房|苏州短租房|杭州短租房|南京短租房|西安短租房|大连短租房|青岛短租房|重庆短租房 成都短租房|武汉短租房|天津短租房|昆明短租房|丽江短租房|厦门短租房|拉萨短租房|郑州短租房|长沙短租房|大连短租房|沈阳短租房|桂林短租房|更多...
芒果旅游网 | 深圳旅游攻略 | 重庆婚庆公司 | 鞍山房产 | 春秋旅行社 | 旅游黄页 | 苏州房地产论坛 | 武汉生活网 | 装修效果图 | 南宁装修网 | 潍坊搜房网 | 济宁房产网
二维码

手机游天下
请扫描下载

返回顶部